综合其他新闻,中国队出战女子重剑世界杯

梦开始的地方,扬帆起航!云南曲靖,对中国女子重剑队的美女剑客孙一文来说,绝对是个福地:2015年全国击剑冠军赛,她和山东队的队友们在这里成功登顶;3月14日结束的全国击剑冠军赛暨13届全运会击剑预赛第一站,她和队友们又站到了最高领奖台上。要知道,四年前的沈阳,12届全国运动会上,孙一文和她的队友们在团体项目上还没有获得参赛资格,经过四年的努力,孙一文和队友们为她们的全运之年开了个好头。 很满意大家的表现赛后的孙一文很开心,尽管在个人赛上止步1/8决赛,但孙一文显然更看重团体。比起个人赛,孙一文无论在省队层面,还是国家队层面,永远都会把团体利益放在最高的位置上。 还记得年初的世界杯赛场上,孙一文和队友们代表国家女子重剑队在西班牙、意大利两站世界杯上斩获团体金牌,西班牙站孙一文还拿到了个人金牌。结束世界杯的征程回国后,外教雨歌还在云南曲靖比赛前将队员们召集回到了位于北京老山的国家队击剑馆,一周时间的训练,显然更看重队员们之间的团队化学作用。 说起来,这支从里约奥运会之后才磨合的阵容的确不易,骄人的战绩也让人刮目相看,从奥运会到现在,队伍在一起磨合了一段时间,经过不断的换人、调整,目前的团体磨合得还不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也很有责任心,都能够打好自己的剑,完成自己的使命。孙一文评价道,当然,她表示,全新的阵容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继续进一步地去打磨。 从里约周期跟随两位奥运冠军征战,到目前率领一批新人出征,孙一文表示自己在国家队的身份也在转变,以前没有压力,把自己的职责做好就可以了。但在新的团体当中,对于我来说,要承担起来很多,这既是压力又是动力,它也促使我不断地进步。说到这里,孙一文不由得感谢起来孙玉洁、许安琪两位前辈以及现在的新队友来,过去都是她们两个在不停地提醒我,现在轮到我来提醒其他人,但是我觉得队友们比我当时做得好,她们的技战术还有经验都得到了提高,经验也在不断提升。 里约奥运会,孙一文创造了中国女子重剑队最好的成绩:个人铜牌,团体银牌。这样的成绩也为她增添了不少自信,让她稳固在世界强手行列,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自信,面对对手时敢于进攻。 新的周期,孙一文还面临着与新外教雨歌的配合,这位同样来自法国的外教和原来的瓦爷爷一样,都喜欢孙一文这样的左手直柄剑,对于她的指导也都是切实可行的,雨歌在技术和技战术上教会了我很多,让我在比赛中能运用出来。比如技术上的提高,平时他带个别课的内容,在比赛中能运用出来,他就非常开心,我的技战术也得到了丰富。 谈及下一步,孙一文表示,世界赛场上她还是更为看重团体,即便按照奥运轮换制度,下一届的东京奥运会会取消女重团体,她也没有丝毫减少对于团队的执着,团体赛代表集体,个人项目上也是一样,谁都想打好,但是奥运会金牌只有一个,我相信每个人都有希望。 国内赛场方面,孙一文期待自己在国内赛场上同样有精彩发挥,国内的比赛很难打,对手都相互非常了解,中国人也非常聪明,我就踏下心来,一剑一剑打吧。

里约奥运会收获个人铜牌,团体银牌后,24岁的中国女子重剑队选手孙一文日渐成长,在北京时间23日凌晨结束的巴塞罗那世界杯赛场上,这位山东姑娘捷报迭传,先后收获个人金牌与团体金牌。 值得一提的是,与里约奥运会的阵容不同,当时的孙一文是在两位奥运选手孙玉洁、许安琪的带领下厮杀征战。而此番巴塞罗那世界杯,与孙一文站在一起的,是三个名不见经传的新面孔项译宣、钟佩莹及朱明叶,也就是说,孙一文在队伍当中的角色发生了变化,承担起了一号人物重担,责任重于泰山!不算年龄,我目前是这个团体里打比赛最多的队员,我希望我们这一代能接过女重旗帜的重任。 话说起来很轻松,但每一场比赛都是刀光剑影、瞬息万变。大家都知道,击剑的比赛,尤其是重剑的比赛,很多场的比赛都是一剑之差,作为收尾的一号选手,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压力特别大,半决赛跟法国队打到最后,我上场之前落后两剑,雨歌跟我说,他现在特别需要我。还有一个压力是在冠亚军决赛,因为我们打到冠亚军的机会并不多,她们三个都是新人,她们都需要我。孙一文说。 除了队友都是新周期涌现出来的,来自法国的外教雨歌也是新周期聘任的,这支崭新的队伍能够收获如此佳绩,对于大家前段的训练和比赛也是一份肯定。这次世界杯能够拿到好成绩,我感觉最重要的是心态,包括我们拿了团体冠军,我没想过我们这支崭新的队伍会磨合得这么快,在磨合了几次的情况下就能取得冠军。而且我们还换了新教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能拿双冠说明教练对我们的训练非常有用,我们与教练之间的配合也非常好。 春节将至,孙一文和队友们也算是为自己,为队伍,为家人贡献了一份大礼。不过,她们还不能放松,接下来要在法国训练两周后继续转战意大利,春节在法国,瓦爷爷邀请我们去他家里吃饺子。

图片 1

图片 2 位于北京老山的击剑训练馆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张津铭)11月10日,2017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赛(苏州站)在苏州高新区文体中心开赛。本次比赛共持续3天。本站比赛,中国队共派出36人参赛,首日比赛结束,共有8人进入64强。赛后国家女子重剑队主教练雨歌·欧伯利表示队员发挥不错,并透露本站比赛结束后将确定一份10人左右的国家队名单。

  在“心怀奥运、为国争光、迅速成长、勇攀高峰”的红色条幅下,孙一文、朱明叶等中国女子重剑队的姑娘们在三条剑道上拼争得异常激烈,厚厚的击剑服被汗水打湿……11月26日,位于北京老山的击剑训练馆里热火朝天,与室外寒冷的天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2017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赛(苏州站)作为世界女子击剑单项比赛最高级别的国际A级赛事,已连续十一年在江苏成功举办,是江苏省体育局重点打造的品牌赛事。同时,今年也是苏州高新区文体中心连续第二年承办此项高规格世界杯赛。对于本站比赛,主教练雨歌·欧伯利表示本土作战,是一次练兵的好机会,“在苏州比赛可以有更多的中国队员得到这种国际大赛的锻炼,这是我一直想要的,这次有很多年轻运动员参赛,很多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国际大赛,本次一共有36位中国选手参赛,有8人进入了64强,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希望他们能更进一步。”

  “今天的训练内容是实战……”由于法国外教雨歌率男队出征,姑娘们在中方教练焦云龙的带领下,按照预先制订的计划在京训练。“外教要求实战打得有趣点,所以我们安排了团体和站桩的实战。”简单的热身训练后,焦云龙开始安排训练内容,孙一文、朱明叶认真聆听、频频点头,由于肩伤未能参加实战的林声跟随外教单独训练,也忍不住向队友的方向张望,并不时询问实战训练的具体运行模式。

图片 3

  姑娘们分成两组,每组4人,模拟团体赛演练起来。双方队员轮流上场,与对方四名队员各自打一轮,每局5分。这样的轮换顺序与5分得分制,与团体赛运转方式一致。随后的站桩实战训练,则按照2剑、3剑、5剑、4剑、1剑打,总计15剑,运动员一轮赢下来,与个人赛的15分制正好吻合。

去年,2016年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赛首次来到苏州,以练兵为主的中国女子重剑队在团体赛中位列第七名,孙一文获得个人赛第五名。2017年再战苏州,雨歌·欧伯利表示:“在苏州我们应该取得好的成绩,因为是本土作战,我希望能有1-2名队员打到前8名,如果能有队员打到决赛就更好了。这次世界杯外国参赛选手并不多,但是他们的水平相对较高,团体赛我希望中国对能进入决赛。我们去年的分站赛只有一站没能进入决赛,就是在苏州,今年我们又回来了,所以不想再有遗憾”。

  “通过趣味性实战,调动运动员的兴奋性和积极性。达到了团体赛和个人赛的锻炼效果。”焦云龙介绍说。由于赛事日程的安排,击剑项目与其他项目不太一样,并没有完整的冬训时间,因此队伍便将“零散”的时间安排起来,力争完成整体的训练效果。

孙一文是目前国家队中唯一参加过里约奥运会的选手,对于她的近况,雨歌·欧伯利向大家做了简单的介绍,“孙一文打完里约奥运会之后又参加了天津全运会,我们不能对她有过高的要求,因为之后的赛季还很长,世界杯、世锦赛还有亚运会,对她来说现在是非常好的休整时间,她也在积极的进行体能训练。”

  11月初结束爱沙尼亚世界杯后,女子重剑队的姑娘们放假休整一周多,随后集结。至12月中旬奔赴法国外训,准备下一阶段的世界杯赛事前,只有三周多时间,而队伍还安排姑娘们参加12月初的扬州全国冠军赛第一站,以期调动她们的兴奋度。

目前中国女子重剑队还处于考察队伍的过程中,里约奥运会之后中国女子重剑队的人员有了较大的变化。雨歌·欧伯利透露本次苏州站比赛之后将确定一份10左右的国家队大名单。“在天津全运会之后,这一批国家队队员随即入选国家队,对他们来说是比较困难的,因为中间没有休息,爱沙尼亚站的比赛是本届国家队的第一次世界杯之旅,姑娘们拿到一枚弥足珍贵的团体铜牌。本次苏州比赛之后我会重新确定国家队名单,大约是10人左右”。

  “今年的冬训时间比较短,最近的训练主要是恢复和调整。但整体来说,整个冬训还是以实战为主,不管是训练,还是接下来的全国赛和世界杯赛。”焦云龙说。

据悉,2017年女重世界杯苏州站的比赛相较去年规模更大,设有个人赛与团体赛,共有来自中国、美国、日本、韩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俄罗斯、波兰等26个国家和地区的160余位世界知名运动员参与此次比赛。11月11日、12日两天将进行个人和团体决赛。击剑

  中国女子重剑队是一支拥有辉煌成绩的队伍,早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就收获金牌,随后在里约奥运会上又获得银牌。东京奥运会周期内,新老交替的这支队伍成绩略有起伏,但随着许安琪回归,又在2019年世锦赛上重新捧回团体金牌。据教练介绍,队伍的备战内容,除了着力培养大家的凝聚力和默契精神,还是以实战为主,不管是日常训练,还是接下来的以赛代练。

  “目前,女子重剑基本上确定了奥运会资格,后面这段时间,会重点安排打一些5剑的训练,以及3分钟的练习。”焦云龙说。

  即便成绩不错,但教练和运动员仍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尽管在2019年世锦赛上摘得女重团体金牌,但实际上在世界女子重剑范围内,排在前八位的队伍都相当难打,大家的水平差距仅在毫厘之间,还是立足于拼,做好自己能做好的每一步。”焦云龙说。

  历经里约奥运会磨炼的孙一文同样谨慎低调,“东京奥运会,大家的目标都是一样的,但在备战过程中,还是做好自己,不去想太多结果。”朱明叶在不断调整自己,“世锦赛回来后,我做了一些总结,找到了心理上的不足,希望在冬训及接下来的比赛中克服自己的问题,在奥运会上能够真正发挥出实力,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一定会全力以赴。至于目标和结果,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